有緣的,《我們在此相遇》John Berger

「所以時間不重要,地方才重要?」伯格問。「不是任何地方,約翰。是相遇的地方。」母親答。

在里斯本跟母親公園的對話,疑幻似真。媽媽選擇留在里斯本,時時刻刻聽到電車的聲音。(張愛玲也愛電車回廠的聲音。)

我們熱愛,在安靜才聽見的聲音:遠方的海浪聲、鳥聲、風吹榕樹葉掉下來剎那的葉聲(大榕樹很佻皮,你故意凝視時他忍著不落葉;在你不留意睡著了便滿身舖滿葉子)

木窗框、木頭燈、昏燈、卡板吧檯、中片書牆,粗糙之中給書本打造一個家。

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。此時此刻在這書店遇見這本書。一期一會,你沒法經過兩次的河。十年後,每一張舊照都有疫情的味道及宅家的記憶。幸好掌櫃還有走路的風景,開書店的汗水與傷疤。

你呢?在疫情中,給自己留點浪漫記憶吧:善待自己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