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清醒的時候需要意義,因為人是時间的囚徒。《太古和其他的時間》

書店,是安靜讓意義確定的地方

加上走進書店與離開書店的走路上,思想最清晰的狀態

我不在書店,便在往書店的路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