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我就認定, 書籍都是為我而寫, 我家的那本是世界上僅有的一本。

具博士學位的講師, 在書寫人類大歷史般的書籍, 精采之處是內容詳盡, 同時兼備荷里活電影的佐證, 加上自身成長的經歷(及幻想), 深受愛書人喜受的真誠與童真

「從小我就認定, 書籍都是為我而寫, 我家的那本是世界上僅有的一本。」

「當一本書讓我有所感觸, 當文字如雨絲般浸透我的內心, 當我以透痛苦的方式理解文字所述的內容, 當非常確定, 這位作者已經改變了我的生命, 我會再次深信, 是我, 特別是我, 我就是那本書一直尋覓的讀者。」

對! 你在尋覓一本書 ; 一本書也在尋覓你。

「我和文學的第一次接觸是透過大聲朗讀。如果有人為你朗讀, 他會希望你樂在其中, 這是一個充滿愛的行為, 也是生命一場場奮戰中的停火時刻。」

作者在這一段落前後, 沒有說明場境, 誰在大聲朗讀。應該不是《偷書賊》的戰爭中的防空洞, 那應該是… …

在更早的篇幅, 作者細說乳齒脫落期間… …

「母親為我朗讀書籍。當我們讀到特別令人激動的篇章時; 一場追捕, 殺手就在附近, 行就要敗露, 背叛跡象顯現。這時候, 我母親總會乾咳幾聲, 假裝喉嚨瘡, 咳不停; 這是第一個中斷信號。我不能再往下唸啦。 這下輸到我求她, 簡直要發瘋了似的: 不要啦, 你不要在這裡停下來啊! 她又往下唸一些。我好累啊, 拜託! 拜託啦! 我們演了一齣小喜劇。」

「然後, 她繼續往下唸。當然, 我也知道她在捉弄我, 但我每都真的害怕。最後, 中斷終究成真, 闔上書本, 親了我一下, 留下我在黑暗中。」

當你懷著夢想專注傾聽時, 敘述者和書籍融合成唯一的存在。

《書頁中的永恆》伊琳娜‧瓦耶荷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