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枝裕和《宛如 走路的 速度》隨想

樹木希林的書,在書店賣得很好

同樣的,是枝裕和也是

有二人同場的,更好

電影與書,亦師亦友,有的先有書改成電影,有的電影大賣後出書。談電影的書更可以算成一櫃。(談書的電影就絕無僅有,還好,還有談書店的電影還是陸續有來。)

今天說:走路的速度,當然是慢

加上宛如,便是詩歌的格局

詩歌,在日本文化中,不會把悲傷或寂寞直說。一語中的

在谷川俊太郎的手中,我愛你也不能直說,化成今夜月色真美

對於習慣直說文化,我空虛,我寂寞,我凍。到底直說或是不直說,自然各有市場,物以類聚。含蓄的自成一個群組;豪邁的又自動歸邊。各有各好。

但是枝裕和說了一個重點:你問作者整遍文章的訊息是什麼?這問題會難到作者,真的傷腦筋。一是不想直說,二是沒有。

「如果作品中含有足以說明的訊息,那一定不是作者所加,而是由讀者或觀眾發現的東西。」~是枝裕和

太好了,是枝先生給解開了多年的鬱悶。中學年代的中國語文科,都要寫文章主旨、中心思想,掌櫃寫的都是自己想法,老師大多不表贊同。不甘心,便找來天書說的答案,總會問:真的假的?也想你有去問過朱自清爸爸跌幾顆橘子?還是問了諸葛亮先帝道創業未半崩殂時人在那裡?當然,最後還是把標準答案背一背,連同原文,填進考卷中。這樣,閱讀的興趣便付諸東流,直至…

直至有一天,不用再考試了,不用一邊讀,一邊猜出試卷的人到底想要什麼答案,閱讀的興趣都回來了。

一本書好不好, 不僅是作者想說什麼, 而是作者的真誠與境界, 讓讀者看見一個更好的自己。閱讀時的歡愉或留淚, 不是作者傳給讀者的訊息, 而是出自讀者感受到自己的內心。笑出來的, 哭出來的, 便是一本書的功德無量。

閱讀,宛如走路的速度

沒目的地,沒路線,沒時間空間限制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