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

我以為小說家的責任不在重建那些湮滅的,而是探討湮滅做為一種生命的本質意義何在。~吳明益

我以為,當小說家著書立說,交出版社發行,書本在書店上架,在芸芸書海,書店選中上架而未下架,又被讀者帶回家,是緣。

湮滅做為一種生命的本質意義何在。書與書店是一個空間,讓意義被確定。包括湮滅、生活的本質、意義的意義

《苦雨之地》吳明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